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秘鲁变性人的生活 杀妻藏尸案二审结果是什么?上海杀妻藏尸案凶手动机细节曝光

作者:匿名日期:

分类:DT热点资讯新闻网/实事热点/

  7月5日上午10点,备受关注的“上海杀妻藏尸案”迎来二审宣判,上海市高级法院二审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朱晓东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宣判现场。浦江天平微信公众号 图

  事发991天迎来结果

  死者父亲:去法院前又给女儿烧了一炷香

  “今天,感受到了公平和正义。”上午10点28分,走出法庭后,被害方代理律师樊颙表示对此判决满意。

  二审宣判后,杨俪萍的父母双眼红肿,显然是哭过的痕迹。事发991天,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5日早上6点多,受害人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发布朋友圈,“依照惯例今天出发前又给女儿烧了一炷香,告诉她今天我们去高院参加二审,并祷告让她保佑秘鲁变性人的生活我们今天参加活动的所有网友、热心市民、亲朋好友、媒体记者们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虽然是10点钟开庭宣判,早上8点半,杨敢连夫妇和亲属们已经到达了上海高院门口,“没想到昨晚又失眠了。”

  案发过去已33个月,对于女儿被女婿杀害的事实,杨父表示,至今都无法接受。

  2016年10月1日,是杨父最后一次见到女儿,当时这对新婚夫妇请双方父母一起吃饭。2016年10月14日,杨俪萍在朱晓东的陪同下回家,杨父不在,杨母留他们一起吃饭,但杨俪萍推说下次,匆匆离去。这是杨母最后一次见到女儿。

  直到案发,杨母才知道,10月14日那天下午,女儿刚去工作的晋元小学办理完辞职手续。

  根据死者生前提交的辞职报告,杨俪萍写道:因丈夫工作晋升,需去香港培训,故提请辞职,丈夫行程规划为9月30日前往武汉,10月将正式入职,前往香港。

  然而,香港之行并未成行。一审判决显示,2016年10月17日上午,朱晓东在家因故用手扼住杨俪萍的颈部致杨机械性窒息而死亡。嗣后,朱晓东将杨俪萍的尸体藏匿于家中冰柜。

  直到2017年2月1日,杨父60岁生日,所有亲戚齐聚餐厅,盼望答应回来吃饭的“杨俪萍”,但盼来的,却是女儿已经遇害三个多月的噩耗。

  同一天,朱晓东在父母的陪同下向公安机关自首,供述杀害杨俪萍的犯罪事实,此时距离朱晓东杀妻已过了106天。

  看似完美的布局

  “自首”前一晚,朱晓东几乎打了一晚上《王者荣耀》

  人性的可怕超乎想象。自首的前一晚,朱晓东几乎打了整夜的《王者荣耀》,从晚上十点到清晨四点。其间他出过一次门,绕过六个垃圾桶,把亡妻杨俪萍的手机、身份证扔进苏州河的一条支流。

  他还试图在阳台的晾衣架上自杀。可晾衣架断了,只得放弃。

  

  朱晓东与妻子杨俪萍曾经的合影

  朱晓东自首后,向公安供称,他和杨俪萍此前一起去旅行,但由于没有订到满意的酒店和高铁票,导致两人矛盾。10月18日一早起床后两人再次为此事争吵,朱晓东为了让杨俪萍不要再说,紧紧掐住她的脖子五分钟。

  在此前庭审中,检方提供了更多的细节。朱晓东在处理完尸体后,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把整张床垫丢到了小区垃圾房。

  检方出示了朱晓东在2016年10月17日早上10点从杨俪萍的支付宝中转走3万元的证据。鉴于朱晓东此前交代,这些转钱举动都是在杀人后完成,朱晓东不得不当庭承认,杀人是在10月17日早上。

  尽管朱晓东把作案动机描述为家庭纠纷引起的激情杀人,但杨俪萍遗留在社交网络中的种种痕迹,以及旁人揭露的细节,却拼凑出另一个现实——一个与朱晓东的口供相去甚远的现实。

博尔特跑鞋

  根据警方调取的购买记录,就在朱晓东和杨俪萍去民政局离婚未果的两天后,朱晓东在凌晨两点网购了《物种起源》、《死亡哲学》等社科书籍,其中一本《死亡解剖台》引人注目。

  这本书中,恰巧有一个藏尸冰库的案例。这是否为朱晓东提供了冰柜藏尸灵感,不得而知。

  但此后,朱晓东一系列看似浓情蜜意的行为,却似乎都是为实行书中的计划而做的铺垫。

  根据2017年11月29日的庭审记录,2015年年底两人领证前后,朱晓东便出轨一名婚前认识的女性,两人的婚外情持续半年。2016年6月被杨俪萍发现后,朱晓东发誓断绝关系、写下保证书。可过了不到一个月,朱晓东却又出轨另一名女性,两人关系一直维系到他自首。

  根据朱晓东对警方的供述,他和杨俪萍曾于2016年8月25日去民政局办理离婚。但中途由于杨俪萍以死相拒,并表示如果离婚,她就自杀,最终没有离成。

  而直到女儿香消玉殒,杨俪萍婚姻中不为人知的一面,才首次完整呈现在杨俪萍父母面前。

  自首能否从轻处罚?

  法院:作案后无悔罪表现,社会危害极大,不予认定

  2017年11月29日上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2018年8月23日,该案一审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朱晓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审庭审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朱晓东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处罚。本案虽因婚姻家庭矛盾引发,且朱晓东自首,但朱晓东犯罪性质恶劣,作案后长时间藏匿被害人尸体。期间,朱晓东还用被害人的钱款、身份证,多处旅游、与异性开房约会等,肆意挥霍享乐,无悔罪表现,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故依法对朱不予从轻处罚。

  同日下午,判决后,朱晓东不服,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朱晓东上诉辩称其并非预谋杀人,系自首,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2018年12月13日上午,该案在上海市戴森空气净化冷暖风扇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庭审中,朱晓东辩称自己杀害妻子是由于一时激动,并在杀妻后感到“人生无望”“心灰意冷”,脑中有了自杀念头,利用杨俪萍的积蓄四处旅行游玩是为了在自杀前通过享乐来麻痹自己。

  朱晓东的辩护人认为,朱晓东杀害妻子的行为属于家庭矛盾纠纷引发的激情杀人,且朱晓东虽然在案发三个多月后才投案自首,但是其到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应当予以从轻处罚。

  检方认为,朱晓东系预谋杀人,手段残忍,并在杀人后藏匿尸体隐瞒事实,主观恶性极大,且一审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庭审现场,朱晓东承认因家庭纠纷失手杀死妻子,并藏尸冰柜3个月的犯罪事实,并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辜负了妻子的爱,如果有机会他希望用自己的死换回妻子的生”。

  但杨俪萍方律师樊颙认为,朱晓东完全没有认罪、悔罪、畏罪,妻子遇害期间用妻子的钱四处旅游,与多名女性出入酒店,甚至自首前一晚还在曾通宵达旦的打游戏。“他这不算自首,是无奈之下的求生。”。

  2019年7月5日,上海市高级法院二审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崔岩 马云云)

本文标签:杀人(9)自首(2)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

DT热点资讯新闻网